Advanced search
Related Searches: Virtual Reality, android, Bluetooth, mtk, smart phone, OPENBOX, Keyboard, smart watch View all
Picture of 佛说盂兰盆经讲记 显明法师讲述

佛说盂兰盆经讲记 显明法师讲述

SKU: FS9101996
目连为度母而出家修道,故得道时以度母为急务,父母之恩极重,生身的父母,三年乳哺,推干就湿,没有做过父母不知父母之恩重。‘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父母与子女年龄相差太多了,等你有能力奉养的时候,父母已经等不及了。为人子女者,孝顺为先,当令离苦得乐,叫他精神上得到快乐才是真正的孝顺。学佛者以弘法利生为家务事业,先把你的父母亲眷度脱了,再来度众生。(若以菩萨言,‘己未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这是不容易的,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怎能帮助他人?)目连之母在世时恶业太重了,不可能超生。
FirstSing products are selling to more than 200 countries in the world, and has the top market wholesalers in Japan, USA, Canada, Spain, France, Germany, India and many other countries. The following are the authenticated Firstsing wholesalers, which can use the Firstsing website product photos and descriptions to show, promote and sell.
     

佛说盂兰盆经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大目犍连始得六通,欲度父母,报乳哺之恩。即以道眼观视世间,见其亡母生饿鬼中,不见饮食,皮骨连立。目连悲哀,即以钵盛饭,往饷其母,母得钵饭,即以左手障钵,右手搏食,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连大叫,悲号涕泣,驰还白佛,具陈如此。

      佛言:‘汝母罪根深结,非汝一人力所奈何。汝虽孝顺,声动天地、天神地祇、邪魔外道、道士四天王神,亦不能奈何。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乃得解脱。吾今当说救济之法,令一切难皆离忧苦。’

      佛告目连:‘十方众生,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时,当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具饭、百味五果、汲灌盆器、香油锭烛、床敷卧具、尽世甘美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当此之日,一切圣众,或在山间禅定、或得四道果、或在树下经行、或六通自在教化声闻缘觉、或十地菩萨大人,权现比丘,在大众中,皆同一心,受钵和罗饭,具清净戒,圣众之道,其德汪洋。其有供养此等自恣僧者,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涂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时佛敕十方众僧,皆先为施主家咒愿,愿七世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初受食时,先安在佛前,塔寺中佛前,众僧咒愿竟,便自受食。

      时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皆大欢喜,目连悲啼泣声释然除灭。

      时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目连复白佛言:‘弟子所生母,得蒙三宝功德之力,众僧威神力故。若未来世,一切佛弟子,亦应奉盂兰盆,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可为尔否?’

      佛言:‘大善快问!我正欲说,汝今复问。善男子!若比丘比丘尼、国王太子、大臣宰相、三公百官、万民庶人,行慈孝者,皆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过去七世父母,于七月十五日,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饭食,安盂兰盆中,施十方自恣僧,愿使现在父母,寿命百年无病、无一切苦恼之患,乃至七世父母离恶鬼苦,生人天中,福乐无极。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常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若一切佛弟子,应常奉持是法。’

      时目连比丘、四辈弟子,欢喜奉行。

-------------

佛说盂兰盆经讲记

 

显明法师讲述

民国61年于台北正觉莲社

 

前言

序分

正宗分

流通分

 

前言

 

这一部经是佛教的孝经,讲孝道的经。先讲本经因缘。

 

佛门常言‘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四重恩即是对上来讲,要报父母、师长、众生、佛菩萨的恩。对下来讲,要救济三途(地狱——火途,饿鬼——刀途,畜生——血途)、六道(上述三恶道及天、人、修罗三善道)的痛苦。

 

世间法讲孝顺的,例子很多,尤其孔子、孟子。孝与顺是两回事,孝是孝敬,顺是顺从,孝不一定是顺,顺也不一定是孝,倘两者皆俱备当然最好。如顺,顺从父母的意思,父母说东,你跟著说东,父母说西你说西,他说好你也说好,他说坏你说坏。这是顺,但不一定是孝。顺从父母,如果父母做坏事,你也跟著做坏事,就不对了,这不是孝。父母做不好的事,你要规劝他,这是孝。规劝可能不太好听的话,忠言逆耳,这是孝,但不是顺。

 

孔子对弟子樊迟讲:‘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父母在生之年,事奉时要尽礼节,父母死了,埋葬时亦要尽礼,遇冥诞纪念日亦要依礼。这是在礼上行孝。子夏问孝于孔子,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虽然如此,亦谈不上孝。又曰:‘今之孝者,皆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要有恭敬心,才能算是孝道。这是世间上说的孝顺父母的道理。

 

明·莲池大师说:‘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父母能够脱离生死轮回,精神上得超生,物质的享受还在其次。物质再好,精神不愉快,还谈得上什么享受?如果精神快乐,粗茶淡饭,亦乐在其中。

 

将上述两方面对照一下,佛法讲的出世间的孝道,比世间的孝道又深了一层。佛法讲的孝是‘真孝’,注重精神上的拔苦予乐。

 

盂兰盆,华梵兼称,即‘救倒悬盆’,如人脚朝上,头朝下,很苦。轮回时等于人颠倒一样。宗密之盂兰盆疏曰:‘盂兰是西域之语,此云倒悬。盆乃东夏之音,仍为救器,若随方俗,应曰救倒悬盆,斯由尊者之亲魂沉闇迹,载饥且渴,命似倒悬,纵贤子之威灵,无以拯其涂炭,佛令盆罗百味,式贡三尊,仰大众之恩光,救倒悬之窘急。’

 

本经因缘发起在印度,到了中国梁武帝大同四年时,才开始做盂兰盆会,意义有二:初发起时,本供佛斋僧,到了中国变成施鬼超度鬼神,走了样。在佛陀当年,目连出家动机纯为救母之一片孝心,故急急学神通以救其母。因目连之母以杀生太多,死后必堕落。神通即精神通达之意,凡夫相对之物格格不入,无法圆融。在佛弟子中,目连尊者神通第一,以天眼遍观三界六道,结果见其亡母在饿鬼道,腹大如鼓,咽小如针,想吃又吃不下,嘴里冒烟,目连以钵盛饭飨母,母一手持钵,一手遮掩不令旁见,悭贪之习依然如故,心量太小了,饭末到嘴即变成火炭,吞不下,目连自知无力,乃回报佛陀,佛言:亦非我之力能为,须赖众僧之力回向乃可救之。适逢七月十五日,三个月结夏安居圆满,为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互相表白自己的过错,身心清净。比丘们在三个月之内修持,那里毁犯不如法,欢迎同修大德举发并生欢喜心,目连就在这一天,以各种上味饮食供佛及僧,仗此功德,母得超生,且超生七世以前之父母,不仅救亡,且可延寿。盂兰盆法会缘起从此而来。

 

世俗以七月十五日开鬼门关,杀鸡杀鱼以飨祖先,不但无益反增其负,如果父母有知,当会恨你。愿云禅师偈:‘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弱肉强食,你吃他,他吃你,斗争永无休息,杀生是有因果的,造成世界纷争,永无宁日,佛教讲孝道,根本就在此,孝与顺要同时进行。净化社会要使每个人的心孝慈才行。

 

目连救母以后,年年仿此。梁武帝时还没太走样,到了后来,完全走样,不知供养三宝,大量杀生,大吃大喝,不但不能救倒悬反而造孽。

 

饿鬼道是十法界中之一界,属三恶道,然皆不出一念,如一念自私自利是小乘,处处为人著想,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即是大乘菩萨。有十种的念即有十种的形态,如一个人,就具足了十法界善恶的功能。

 

盂兰盆形似宝塔,认为好的,即可持来供佛,有五供养、十供养(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等。或在法会时拿来供佛,舍上七天,佛事完了再拿回去亦可。盆即是装种种供养的,先供养佛,再供养僧。供过鬼神的饭菜不能送给出家人吃,鬼神的俗家子孙可以吃,若给客人吃都不太恭敬,何况僧宝?

 

佛说盂兰盆经

 

这是本经的经题。台宗以五重释题,本经以法供为‘名’,解脱为‘体’,孝慈为‘宗’,拔苦予乐为‘用’,大乘为‘教’相。本经以目连功行圆满而救母为发起,并为当机众。

 

‘佛’者,莫以为高深神秘,其实佛陀是有历史可考的,生在周昭王甲寅廿四年四月八日,父名净饭王,母名摩耶夫人,妻名耶输陀罗,子名罗侯罗。‘佛说’是指本经乃释迦牟尼佛所说,佛有千佛万佛,佛号乃就德而立名,有理想佛、本性佛。如西方弥陀佛,大家心向往之的,亦释迦所说。本性佛,即心是佛,心外无佛。

 

佛者,觉也。以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自利、利他,五住究竟二死永亡,是究竟的佛,福足慧足所以曰两足尊。进一步言,有三身佛。

 

法身约理言,报化身约智言。法身约体。报身约相,应身约用。体相用三大是一体的,智理是一如的,若不互具不名为佛。依分别言有三身,实际只一身。如报身佛有自受用、他受用,自受用即属于法身,他受用即属于应身,所以三身是一体而不可分的,周遍一切,尽虚空无一处不是佛的身。曰报身即是福慧圆满具足,应身佛‘千江有水千江月’,众生的心不净,应身应不进去,众生有感诸佛才有应,如盒盖相承乃能有应,心佛众生一如,学佛即扩充心量,心包太虚,量周沙界,能够容纳万事万物,‘能容乃大’。故对于佛之认识,应约事(历史佛)、约理(心内佛)来讲。

 

‘说’者,三身说法是一致的,‘法报非真佛,亦非说法者’,本性的体是法身,必须从体相而起用,才能叫真说,称性而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众生根性有利钝,故见佛闻法有大小之别,以分别心闻法,法亦成分别。

 

‘盂兰盆’,华梵并举,梵语曰乌蓝婆拏,即救倒悬。盆,即装饮食之器具,如碗、钵等皆是。将物尽装一盆,此与佛制不合,应当像宝塔形,分门别类的供养,以法供养来救倒悬,所以盆是能救的,倒悬是所救的。凡夫有荣四倒,二乘有枯四倒,都是颠倒,故佛教教人无我,把我忘掉,证到我空真如、常乐我净四德,各人所了解的不同。常是亘古今而不变,乐是自在快乐,我是主宰义,净是内心清净。二乘以常乐我净为无常、无乐、无我、无净。而凡夫本来无常的,计以为常,将苦作乐,执为实我,妄计为净。总而言之,常乐我净、无常无我无乐无净皆不对,若证到了,怎么说都对。

 

‘经’是通题,佛、天、仙、化人、弟子皆可说经,这一部经曰‘佛说’,即简别乃佛所说。以‘人法’立题(法供为名,佛是‘人’,盂兰盆是‘法’。)

 

目连随佛出家,道行圆满——修神通的,得六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漏尽),通常讲有五眼(肉、天、慧、法、佛)六通。神即精神,通即通达,知己知彼,有了神通可以入地、升天、入水、入火,内四大与外四大合成一体,到了罗汉的地位就有神通了,入火不焚,入水不溺,上天入地,自由自在无障碍。内四大与外四大,元素是一样的。

 

本经以‘解脱’为体,又言以‘自性三宝’为体。解脱为体主要是讲‘无明父,贪爱母’,在事相讲救母,在理上讲救无明贪爱之父母,转过来成中道智慧。三宝有自性三宝、别相三宝、一体三宝、住持三宝。佛在菩提树下成道,这是佛宝,说四圣谛是法宝,度五比丘是僧宝,总曰‘住持三宝’。佛灭度之后的住持三宝,若泥塑纸绘之佛像,曰佛宝,黄卷赤牍,曰法宝,剃度染衣的,曰僧宝。若言‘别相三宝’,即法报应三身,以海水为墨,书之不尽,不可说之修多罗,法宝也。三贤十圣,僧宝也。‘一体三宝’即以实相观慧,双照诸法,双泯诸法,寂照同时的,曰佛宝。真俗中三谛具足,曰法宝。事理和合,理事相契,曰僧宝。众生迷此三宝,起惑造业,生出了九法界苦集的颠倒,诸佛悟此三宝,修因克果,破除了三惑的恶业。

 

本经以‘大孝救亲’为宗。‘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又经云:‘孝名为戒。’如果你能尽孝道,就等于守戒。如地藏菩萨往昔为婆罗门女时,为度母亲,发大慈心,‘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孝有世间、出世间之别,世间之孝:第一、尊亲。尊重你的双亲,如同大禹与周武王。二、不辱亲,光宗耀祖。三、能养,奉侍双亲。出世间孝:一、要尽心的供养,以直名孝,以直心表明孝道。二、欲令修善。三、劝令舍恶。四、使证佛道。再者以慈为孝,慈悲心有生缘慈、法缘慈、无缘慈。

 

尽心供养者,如四分律云:‘左肩担父,右肩担母,极世珍奇,衣食供养,犹不能报须臾之恩,乃至若不供养得重罪。’如果你不供养父母即得重罪。诱令修善者,如佛说孝子经言:‘若不以三尊(三宝)之智,化其亲者,虽尽孝养,犹如不孝,能令二亲去恶为善,奉持五戒,执三自归,朝奉而暮终者,是报重恩。’儒家亦言:‘父母有过,三谏而不听,则号泣而哭也。’不过儒家言孝,只限于现在世,佛门言孝,通于三世,世世父母悉令度脱。

 

生缘慈者,观众生如同自己父母,久而久之,自然冤亲平等了。故能作此观,可入于‘慈心三昧’,‘观一切众生是我生生世世之父母,而杀而食者,是杀我父母,食我父母’。法缘慈者,了解一切诸法因缘所生,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四大合成,冤亲一相。无缘慈者,了解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法界一相。如是又进一层,善与恶的归元都是一心所造。众生缘慈是三乘共修的,二乘虽无利他之愿,但也可以修,不过比较软弱一点。法缘慈是菩萨所修,二乘亦修少分。无缘慈是中道的佛法,二乘不知,乃菩萨独修,不共二乘之法门。

 

阐扬孝道、慈悲,这是本经之主旨。孝与慈是有连带关系的,在儒家来讲,‘无故而伤一虫一草木,非孝也。’况释氏之慈悲乎?目连尊者,迹现二乘,本地早就是大菩萨,以救母缘起,请佛说盂兰盆经,老实说来,还是利他的。是给我们后来众生开一条路。有慈悲心就有顺,所谓顺法性。有孝是佛法的宗要,慈心可以顺法性,佛为父,法为母,若一念不觉,背觉合尘,即成‘无明父,贪爱母’,同归苦轮海。反之,若背尘合觉,即成‘智度母,方便父’,同得解脱。(净名经:‘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故亦可以‘大孝救亲’为宗。

 

本经以‘拔苦予乐’为用,拔饿鬼的苦,予生天之乐。拔生死的苦,予泥洹的乐。拔除滞寂的苦,予神通的乐。拔除二边的苦,予中道之乐。

 

判教以‘大乘生酥’、‘方等’为教相,属菩萨藏所摄,乃是菩萨的境界,绝不是二乘境界。目连于阿含十二年中得神通。有言本经属小乘藏教所摄,如若为小乘所摄,经中不会谈及‘十地菩萨大人,权现比丘。’就观心言,一切时中常修法供,二六时中要修解倒悬,不可须臾离开拔苦予乐之观念。

 

‘经’,梵语修多罗,契经之简称。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既契理又契机,方可曰经。若偏于一,即不可曰经。含贯、摄、常、法四义,或出生、显示、涌泉、绳墨、结鬘五义。亦可作路径来讲,即指示人生应走之大道。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这是本经的翻译时代及人物。

 

佛教经典说在印度,皆为梵文,故翻译者须精通两国语言以及佛法。三国后是西晋,法师是尊称,以法为师,以法师人。三藏是经律论,精通三藏的出家人,叫三藏法师。

 

本经先后有三种译本,第一种就是西晋竺法护所译,名‘佛说盂兰盆经’。第二是西晋惠帝时法炬法师所译,名‘灌腊经’,有云仍为西晋竺法护译,取四月八日之灌佛,七月十五日之盂兰盆,腊在夏满之日,佛依阿难之问,说灭后于此二日可设斋会。第三名‘报恩经’,取目连救母意,但翻译者失考。竺法护所翻译的这部经,可说是最早的。

 

竺法护,梵语竺昙摩罗刹。竺、姓也,法护、名也。月氏国人,在今甘肃中部青海东部,世居敦煌,八岁出家,随师父竺高座游历西域,遍访诸国,回到敦煌、长安,一路上都在做翻译的工作,所译经典有一百六十五部之多,晋惠帝时,关中大乱,师与门徒至河南渑池,后来生病往生了,享寿七十八岁。

 

序分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以下是解释经文。这几句话叫‘通序’或‘证信序’。一切经典之首同安此语,故曰通序。以六种成就表信,证明为佛所说,故亦名证信序。

 

序分、正宗分、流通分,曰三分说经,是出自于东晋道安大师之手。序分是序说一经发起之因缘,正宗分明一经宗要,流通分即将此经流通后代。三分释经,古来曰‘弥天高判,今古同遵’。

 

闻如是,或曰如是我闻,一也。六种成就中无众成就,经文之末‘四辈弟子欢喜奉行’,可当众成就也。阿难尊者自谓此经乃我从佛所亲闻,借世法表假我。一切佛经之首以‘如是我闻’四字起首,印度外道之经首用阿(无)忧(有),来表明示别故。佛灭度前,大家都很悲哀,阿那律陀叫阿难急急请问佛陀四事:

 

一、如何对付恶性比丘?

 

默摈(大家精神封锁,不理他,到必要时逐出僧团)。

 

二、以什为师?

 

以戒为师。

 

三、依何而住?

 

依四念处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

 

四、经典首句当如何?

 

如是我闻。

 

可知为佛临终遗言。此之‘我’,乃指阿难言。阿难尊者为佛堂弟,佛成道二十年,阿难出家,三十年为侍者,与罗侯罗同岁,同在佛成道日出生,故名‘庆喜’。

 

在未当侍者前所有经典,皆‘如是我闻’——如是之法我阿难辗转闻到(转法轮经:阿难比丘,口自宣言,尔时我不见,如是辗转闻,佛游波罗奈,为五比丘说四谛法)。闻,顺世谛流布。不异名‘如’,无非曰‘是’,机感相扣,法席周圆曰‘一时’,一切智者,觉行圆满曰‘佛’,以四种住应迹人间,示同起居曰‘在’。各地时间不一,故以一时标之。‘舍卫国’,西域大国名,曰闻物或丰德。‘祇园’为须达多长者黄金铺地供佛,只陀太子的树,给孤独长者的园,故取以为名。

 

如是,信成就。我闻,闻成就。一时,时成就。佛,主成就。舍卫国祇园,处成就。他经通常加上‘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现在省略了。上言‘通序’,佛说之经典大都有如上所述之六成就。

 

佛所说的经典,当然很多,所谓以声为经的,如听者得道。大品般若云,‘从善知识所闻’,即以声尘为经。或以色为经的,佛灭后纸墨的传持,‘从经卷中闻’。或以法尘为经的,‘内自思为经,与诸法合,不由他教,亦非纸墨,但契于觉’。

 

总言之,经为诸法之本,如依世界悉檀说为教本,为人、对治悉檀说为行本,第一义悉檀说为义本。如来离却四悉檀不说法,皆依四悉檀而说。而经义有‘常’、‘法’等义。一部经天魔不能破坏,教常。真而不杂,行常。湛然不动,理常。依法言,可轨可持。法可轨,行可轨,理可轨,为一切的轨范。解释一部经要依义不依文,因为翻译的手笔不同,见解也不同。下文讲‘别序’,即一部经的当机众,缘起。

 

大目犍连。始得六通。

 

大目犍连,本经之当机众。目连原名‘尼拘律陀’,西域树名,以父母祷此树而生。摩诃,华言大多胜,为天王大人所敬曰‘大’,普遍的了解内外经典,曰‘多’,超出九十五种外道,曰‘胜’。言大即摄多、胜。

 

目连原名釆菽氏,印人有以父母之名或地等为名的。釆‘菽’氏之菽即胡豆,上古印度有一种仙人在山上修行,爱吃胡豆,故以为名。到目连尊者这一代,他是王舍城宰相的儿子。目连未出家前与舍利弗同拜沙然梵志为师父,师父死后领了二百五十个门徒修净行,(佛之常随众千二百五十人皆外道归佛),两人相约,若遇明师当相告,一日目连遇到马胜比丘(额鞞)威仪很庄严的走在街上,目连乃问:‘汝师为谁?给你讲些什么法?’曰:‘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沙门本为出家修道者之通称,后成佛教出家者之专称。佛教立教的根本就是因缘。目连一听,心服不已,即归告舍利弗,两人一同领众弟子归佛出家。一个是神通第一,一个是智慧第一。

 

六通即六种神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漏尽。前五通比较容易,第六漏尽通不容易。神通即精神通达了,凡夫多用识不用智,如能撇开识,用智慧,就容易通达,识即分别心,完全以识为本位,五、六、七、八识皆离不开分别。如果以智慧为本位,精神自然通达。凡夫肉眼,只看近不能见远,一纸之隔即见不著。天眼通就不然,以智慧为基础,是心非眼,如楞严:‘能见的非眼,而是心。’观色无障碍,能见六道众生,前因后果。天耳通亦然,能够听的并不是耳朵,有浮尘根(在色体一方面讲没有作用,如人死了,耳朵还存在,但听不见),胜义根(精神系统)。他心通,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我所想的,差不多,诚于中形于外,心里有烦恼,外面就现春夏秋冬四季,心里忧喜,就现喜怒哀乐的外表,所谓将己心比他心,也就容易通达了。宿命通,如同今之宿命论,过去多少生以前的事都会知道,常人如果健忘,今生幼小之事亦不一定能记得,根本谈不到宿命通。佛言三世因果业力牵的道理懂了,通过了三世因果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宿命通的原理。‘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因果丝毫不爽。神足通,脚力快。凡人脚慢,胖子走路慢一点,瘦子快一点。腿长的比腿短的要快一点。清者上升浊者下降,如果离开了色、心二法的障碍,把我、法观空了,没有粗重自体的观念了,要到那里就到那里,很快就到了。漏尽通即漏落生死的烦恼通通尽了。神名天心,通曰慧性,天然之慧,照彻无碍。神足通可示视种种变化,漏尽通可知苦集灭道。六种都叫做神通。

 

始得六通,六通是本具的,人人都具足了六通的功能,可惜为烦恼所障蔽,六通不显不自在,神没有通,必须藉修来显通。

 

舍利弗与目犍连初闻因缘之法,破见惑,证须陀洹果,得初果罗汉。‘始得’者即始觉之智,本具六通即本觉之理。本觉之理无始无终,始觉之智是有始无终。被二障所缠不得六通即不觉,不觉即无始有终。故六通虽本具,必加修德而显。乘性而起的修,才能得六通妙用。

 

欲度父母报乳哺之恩。

 

目连为度母而出家修道,故得道时以度母为急务,父母之恩极重,生身的父母,三年乳哺,推干就湿,没有做过父母不知父母之恩重。‘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父母与子女年龄相差太多了,等你有能力奉养的时候,父母已经等不及了。为人子女者,孝顺为先,当令离苦得乐,叫他精神上得到快乐才是真正的孝顺。学佛者以弘法利生为家务事业,先把你的父母亲眷度脱了,再来度众生。(若以菩萨言,‘己未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这是不容易的,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怎能帮助他人?)目连之母在世时恶业太重了,不可能超生。

 

即以道眼。观视世间。

 

道眼即天眼,由证道而得故。三界为器世间,六道为众生世间。一念具足十法界,其母未修善,四圣法界不必观,只有在六凡法界来观,天、人、修罗、地狱、畜生各道中皆不见其母。

 

见其亡母。生饿鬼中。不见饮食。皮骨连立。

 

看到已经死去的母亲生在饿鬼道中。以因果律言,做坏事得恶报,这应该是等流果。如果你做人将来变狗,这是异熟果。这都是引、满二业所牵的总、别二报。引业,牵引我们受生死的。引业都是总报,如同在人道,你是人,我也是人,大家都是人。满业就受别报,你虽然是人,有贫富、贵贱,六根具足与否之差别,这是别报(总报里边的别报),由满业牵来的。如做善事做满了,长相美好,生活快乐。

 

目连之母在世为人,做坏事,死后转生做鬼,这应该是异熟果(异类而熟)。做恶事得恶报,又叫做等流果,(善、恶、无记性得善、恶、无记报)。鬼中亦有大小、有财、无财等别。人死了神识尚未定其罪福,在冥间游荡,待缘而生之际,名中阴身(中有身),仅有神识无色体,通称为鬼,一经依业受生,其名则不一,鬼趣不过受生之一途,神识未归宿时,亦如梦游,如能引导其善路,助念其行程,必生善处。否则杀生于祭增其罪负,必遭恶报,此理地藏经说之甚详。阴与阳之间,其理是一,我们见到十法界有善有恶,即是心里所现的影子,都是不实在的,所谓从真(在缠)起妄,由妄生想,以想成相,第八阿赖耶识,所现的相分自己在缘。众生处处执为实有,天长地久。原因就是我执未亡,非但不能灵光独耀,普照众生,反而随善恶业相升沉,故佛教主张亡我,视三界如虚幻,进入空解脱门,而了诸法缘起无相。由惑生业,因业感报,循环相系故名众生,所谓因缘际会时,果报还自受。目连之母前生悭贪罪重,得无财鬼报,腹大如鼓,咽细如针,肚子饿,没得吃,饿死鬼。没有营养,当然皮包骨,体瘦如柴,看不见饮食。事实是如此。

 

目连悲哀。即以钵盛饭。往饷其母。

 

感伤到了极点,声动天地,以目连天性纯孝,为母而出家修道,当然难过极了!马上用自己所用的钵,梵语钵和罗,即应量器,比丘六物之一,有泥铁二种,体墨色,三皆应法故(应你的量,吃多少盛多少,如盆状,上有一盖。可盛饭、菜或布料)。印度寺院不做饭,托钵次第乞食,供养沙门,十分恭敬,习俗与中国不同。在中国,把你当做叫化子,故托钵行不通。托得钵饭带回寺后,分予老病者大家一同共吃。目连用钵盛了满满的饭,去救他母亲的饥渴。

 

母得钵饭。便以左手障钵。右手搏食。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

 

他母亲看见他儿子拿了一钵饭,悭贪心不改,马上用左手掩住钵,右手伸出搏食(用手将饭弄成团而吃),目的不让别的鬼看见,但饭还未入口,已变成火炭,吃不进去了。万法唯心,倘若当时其母能发平等慈悲布施之心,有饭菜大家吃,不但他自己离苦,即一切饿鬼都可以超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时目连亦无法可想。以上序分竟。

 

正宗分

 

目连大叫。悲号涕泣。驰还白佛。具陈如此。

 

从此以下之文为正宗分。分三段:

 

一、目连悲泣陈情。二、如来广示法要。三、当机获益脱苦。今此段为初,目连悲泣陈情。

 

目连神通第一。佛教修行的真正目的不在神通,如果我们修行到一段落,自然会有神通。天、魔、外道皆有神通,前五通皆具足,但无漏尽通。漏尽通必须修佛教的法门,诸漏已尽,证果乃得。

 

修行人除弘法外,自己之力行更重要,弘法是续佛慧命,舍己为人。如果自己不修,依然无济于事,光说不做,到后来还是没有把握的,如果光修神通亦不究竟。修的法门很多,要依佛所示,信解行证,先求正信不退,解佛深义,依教奉行,自有所得,真正了解了不会不行,有行自有证。

 

目连修行,从始至终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希望,而今得神通,亦见到母亲了,但不能救,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悲哀大声喊叫涕泣,跑回去告诉佛,把他救母的经过详细向佛禀陈。

 

佛言。汝母罪根深结。

 

此下为‘如来广示法要’。

 

善有善报,罪亦有罪报,如同大树有了根就不容易拔,做善有了根,就不易动摇退转。做恶有了根亦不易动摇。目连母所造的罪不仅有根,而且很深,盘结起来了。罪当然不出身口意,身三,杀盗淫。口四,妄语、两舌、恶口、绮语。意三,贪、嗔、痴。三业之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时间积聚起来的,曰深。悭贪之习性坚固不改,曰结,如上所云‘左手障钵,右手抟食’,是习惯成自然。修学佛法之人,于佛殿礼忏或听法,善心发起,恶念自会暂时降伏住,但很难持久,事过境迁,可能习性仍旧现行,五分钟热度而已。多生累劫薰习的贪嗔痴,一下子不容易改,白天清醒时,遇事还容易用理智控制住,晚上作梦的时间,感情就强了,理智软弱下来,三毒易起现行。罪根深结不易断。如果我们依教修行,以无分别智契证无分别的真如理境,直心是道场,大家彼此要直心,不能弯曲。自然境智一如,唯智无境,唯独无分别的智,没有相分之境,倘若有相分之境,也是后得智而缘真如之相分,起了相而缘,用后得智来起的三轮不思议化。身轮现通,口轮说法,意轮鉴机,所谓‘变相观空惟后得’(后得智变真如之相,然后再观)。如此观曰从性起修,所起的妙用,即是从性而起的。故须先证入体性,证入体性第一步要用无分别智。故六祖云:‘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把你的第六分别心打死,法身才能活耀,才能发身口意三业大用,此用不可思议。反之,由三业所造之罪根深结,亦是不可思议的。

 

非汝一人力所奈何。

 

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救度你罪根深结的母亲。这说明了声闻之人只得到心自在我空(了解五蕴四大假合的身体是苦、空、无常、不净的,破我执证我空),但还不了解诸法也是空的(四大,蕴入界等完成我的元素——色心二法,样样都是空的),在诸法上还没有得到自在,未证法空。所以他的神力不能挽救他母亲的罪根,也就是他所得的我空真如有局限,还没有普及到一切众生法上。此亦秘密弹斥二乘之意。证明光得我空之罗汉,还不能发挥很大的能力。(菩萨得法空,观自己与法界同体。)

 

汝虽孝顺。声动天地。天神地祇。邪魔外道。道士四天王神。亦不能奈何。

 

以上说明邪法不能救苦。你目连虽然孝顺,哭声动天地。可见目连初发心、心量即小,光为救自己母亲,梵网经云:‘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如果有这种心理,证得法自在了。所抱的只是单元目标,不知法界众生皆我父母,佛子不杀生即恐怕误杀我前生父母,因为无始劫以来轮回生死,天上人间,牛胎马腹,故吾人发心救度众生,要冤亲平等,心量就大了,扩展到我空法空。你的孝心,喊天呼地,天神地神,心游理外的外道,不能依正理而修之邪魔,以及邪术,欲界四天王(居须弥山腰四方)之天神也没有办法。目连是修无漏业的罗汉,尚且无法,何况修世间法有漏善、著相善法生天之天神外道,还不能与目连神通相比,何能救之?

 

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乃得解脱。

 

此句佛一语道破:欲救你母亲,应当十方和合僧众团结起来,力量是很大的。

 

僧,僧伽之略,华言和合众。分二:一、理和——同证择灭无为。二、事和——有六和僧众,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有这六种和合乃曰僧,僧即三人或四人以上,曰众僧,乃华梵并举。具足了事和、理和,曰真实僧。但具事和,为世间清净福田僧,曰清净僧。有了真实僧能令出世,佛法久住不灭,有了清净僧能令世俗正法久住不灭。佛子以戒为师,严持毗尼,即得清净。佛灭度之后,佛法的命脉完全靠僧众来延续,故供僧即等于恭敬三宝。僧宝是佛法的代表。法宝即佛的舍利之身,经典是佛的最高智慧结晶。‘经典所在,即如来舍利之身’,又经典靠僧众弘扬,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而此僧宝必须清净僧——修戒定慧,持戒清净,由之生定发慧,乃堪为世福田。十方众僧聚集一起,所谓龙蛇混杂,你不可以分别,在无分别的前提之下,诚心的供养,不著相供养,此众僧即为种福之田,三宝为众福之田,如种稻于田,福足则慧开,福至心就灵了,福足慧足曰两足尊,即是大觉佛陀。饿鬼以悭贪为业因,故须以布施度悭贪。供僧要普遍的供养,平等心,无差别,而僧众本身亦不可受别请乃合法,供养者如心量太小,或别有企图,受别请者亦为佛制所不许,见僧即供,不分彼此,一律平等的供养,所求的必能如意,否则善果要大打折扣。

 

吾今当说救济之法。令一切难。皆离忧苦。

 

如何供法?以下佛述供养救济之法。

 

供养之法——普同供养。救济对象——一切众生悉令离苦,不仅仅饿鬼之苦,忧愁痛苦悉除,分别言之,意受名忧,身受名苦。怕后来得报名忧,怕现在得报名苦。害怕无法可救曰忧,有切身的痛苦,曰苦,法门一唱,方法一说,(下言盂兰盆会供僧的方法)皆使脱离忧苦之海。

 

佛告目连。十方众僧。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时。

 

七月十五日以前三个月的结夏安居,不托钵,居寺坐禅修道,可以受信徒送来之供养。此时印度为大热天,虫子多,恐伤生灵,为免身心不安宁,故由四月十六日开始,经过九旬(九十天)期满,即解夏节之日,举行自恣。华言钵刺婆刺拏,译为随意,随他之意,任意举发督促我的罪过,我依据你所举发的罪而忏悔,作如下之言:

 

‘大德众僧,今日自恣,我某甲比丘亦自恣,若见闻疑罪,大德长老哀愍故语我,我若见罪,当如法忏悔。’

 

以上之文,各人说三遍,安居事乃结束,三月安居,身心清净。自恣,今人无此雅量,每以客观理由掩饰自己的过错,自恣不仅不隐瞒,反而要求别人举发。僧自恣日亦名佛欢喜日,以众僧加功用行,忏悔往罪,道业增进,故佛生喜。

 

当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

 

你应当为你七世以前的父母(简单大略的一个数目),应该包括了尘点劫以来生生世世的父母,以及今世(这一世)父母,生者消灾延寿,殁者往生离苦,以此观之,实不限于七世,生生世世之父母,无不希望他后代为作功德,使身心安乐。

 

具饭百味五果。汲灌盆器。香油锭烛。床敷卧具。尽世甘美。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众僧。

 

具饭,总标设供。百味,尽其味之多,味道很多,酸甜苦辣。五果,有根、茎、叶、花、果者,如水果中有带根的、带花的等等。汲灌盆器,洗手、洗澡、洗脚等沐浴日用的工具,皆可供僧。香、烧的香,油、涂足用的,南传多赤足,故脚上涂油,以资保护。锭,灯也,有灯足的叫锭,无灯足的曰烛,如蜡烛。二者可通用。床铺,坐卧之桌椅板凳,尽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把它放在盆里边。盆包括盘子、碟子、碗,在印度总名曰盆,即盂兰盆。甘美,见仁见智,我认为是好的,即甘美,否则非甘美。认为他值钱甘美。此表发心要真诚,并非叫你搜罗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来供养。如世人以名利是好的,出家人不以为然。布施要清净,如若偷别人抢别人的钱,或杀生所得之利来供养,不但无功德反而有罪。尽世甘美要作如是解。四事中略去医药、花、音乐,依理言应该都具足,即五供养,十供养,无一缺乏。甚至于身心的供养,心的供养,‘虔诚献香花’,只要心中虔诚,一花一香,功德都是无量无边的。以此供养十方大德众僧,普供养之。

 

当此之日。一切圣众。或在山间禅定。或得四道果。或在树下经行。或六通自在。教化声闻缘觉。或十地菩萨大人。权现比丘。在大众中。皆同一心。受钵和罗饭。具清净戒。圣众之道。其德汪洋。

 

七月十五日这一天,一切圣众,有在山间禅定者。禅定,定与禅定是两回事,禅为定之一种,广义言,‘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搬柴运水,迎宾送客,行住坐卧都是定。禅宗曰般若禅,参禅须有最高的智慧,否则不可能明心见性。明心见性的功夫,完全是最高智慧的表现,纯粹的般若。定,由戒而生。制心一处曰定,即心不动。故禅与定,字面上稍稍有差别。山间禅定,为修禅之一种方法,不一定山间可修,如果心不受世间五花八门的诱惑,即是禅定之功夫。

 

四道果,四果罗汉,断分别的烦恼,证到须陀洹果,曰见道(见道位)。断欲界俱生烦恼之前六品,证到斯陀含果,即二果罗汉。进断欲界后三品尽,证阿那含果,即三果罗汉,二、三果同曰修道位。迷理起分别曰见惑,初果以八忍八智十六心即断,故曰见道,逆烦恼流,顺法性流,又名逆流。分别之见惑有八十八使。思惑即是贪嗔痴慢疑等,与生俱来的烦恼。俱生的思惑有八十一品,三界分九地,欲界五趣杂居地有九品,色界四地,无色界四地,各九品,合为八十一品思。阿那含时,进断色、无色界七十二品俱生烦恼尽,证到四果罗汉,名无学位。

 

树下经行,为头陀苦行之一种。或得六种神通,身心自在之四果罗汉,可以统理大众。或修四谛、十二因缘之声、缘二乘。或十地菩萨大人,从初欢喜地至第十法云地,都是破无明、显法身、证中道之法身大士,随破随证随显,为大人之乘,菩萨之别名。别教十信,须经一万劫信成就。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贤位,须经一大阿僧祇劫修行才能十向心满。初地到七地,须经第二大阿僧祇劫的修行,八地到等觉要经过第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才能证佛果,所谓‘三祇修福慧,百劫种相好’,所以在七地以前八地之间,不是任运而修。此言十地菩萨,乃大菩萨,证到十地菩萨之后,可以应身百界,八相成道,现比丘相,由法身的理体而起相、用之应身、报身。法身的体约相,报身、应身约用,即体相用三大。报身即于摩醯首罗天现高大身。华严经中十地后心菩萨要住于色界有顶天,同时要应化身在裟婆世界,五浊恶世,现老比丘相。权现比丘,比丘为出家之男众,女众曰比丘尼,华言乞士、怖魔、破恶。在因中之乞士,在果中曰应供。因中之破恶,果上曰杀贼。因中之怖魔,果上曰无生。比丘三因即罗汉三果。出家受具足戒之弟子曰比丘、比丘尼。破无明、显法性、证法身,能够现十界之相。佛世出家弟子,很多是权现之比丘,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本地功行不可思议。千江有水千江月,或古佛之再来,或菩萨之化身。

 

此言权现比丘,不一定是相好庄严,不一定现高僧或名僧,法华常不轻菩萨言:‘我不敢轻视你们,你们都有佛性,都是佛的化身,菩萨的示现。’以这种眼光来供养,就不会起分别心了。当解夏节这一天,皆同一心受钵饭之供。或十供养或五供养,盛在钵中,百味杂陈(近世有罗汉斋、如意斋、吉祥斋、上堂斋种种差别)。无论是权现比丘或山间禅定,......根本问题都要具足清净戒,戒为大小乘共修,持戒清净,乃具足比丘、比丘尼之戒体,剃发染衣之人天师范,我们就不应该轻慢他,出家登坛受具足戒后,应该是具清净戒。如果破戒,在佛法中是不可原谅的,尤其四根本戒,要逐出僧团,权现的比丘亦应具清净戒,具戒的功德才可为人天福田。故须禀持具戒,方能受供。‘三心未了,滴水难消;五观若存,千金易化’。有道无道,你自己知道。身心清净,其德洋洋无边。如若破戒,虽亦受供,但难以消化。

 

其有供养此等自恣僧者。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途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能够供养这些自恣的僧侣,所得之果报,能令现世父母、六亲眷属等超出三恶道之苦。六亲包括父母、兄弟、姊妹。父党六亲即伯叔、兄弟、子孙。母党六亲即姑姨、姊妹、女孙。眷属即夫妻婢妾、一切表里姻亲等,就可以解脱了,衣食自在。若父母现仍在者增福延寿。若七世以前之父母,可以生自在天,自在化生,生天不是投胎而生,三种意生身,随意而生,想生那里就生那里。众生随业而生,没有自在。天人衣食自然,若禅悦法喜食,第一义食,如来衣,惭愧衣,都是自然的。入天华光,诸天快乐之相。分言之,万行因华,般若为光,第一义曰天,三德秘藏为之宅,是名入天华光。由此可知不仅度于今生父母,六亲眷属,不惟拔度饿鬼,悉离血、火、刀三途苦,不仅可荐亡亦可利益现前父母,存与殁悉离忧苦,功德之大,无以复加。

 

时佛敕十方众僧。皆先为施主家咒愿。愿七世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初受食时。先安在佛前。塔寺中佛前。众僧咒愿竟。便自受食。

 

施主作盂兰盆会供养,本为父母,故佛指示众僧,于受食前,先为施主咒愿:‘愿他七世父母超生,愿他现在父母消灾免难。’在发愿之后,要修禅定作观,回向。如食前先作五观,然后再受食。过堂,斋堂曰五观堂,吃饭正是修五观之道场。言五观者:计功多少,量彼来处。忖己德行,全缺应供。防心离过,贪等为宗。正事良药,为疗形枯。为成道业,应受此食。五观为在禅定中修的观照。在未吃前,先将食物放佛前或塔寺中佛前。供佛及僧,咒愿禅定,三宝具足,布施之福乃得圆满

 

时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皆大欢喜。目连悲啼泣声。释然除灭。

 

此时目连及诸大菩萨,施者与受施者,一心一德,各以报恩之心,令慈母得益脱苦。

 

时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上来由于身口意三业清净之供养,目连之母,解脱了一劫饿鬼苦。人命由八万四千岁,每百年减一岁,减至十岁,再由十岁,每百年增一岁,增至八万四千岁,如是一增一减曰一小劫。二十个小劫为一中劫,四个中劫为一大劫。

 

流通分

 

目连复白佛言。弟子所生母。得蒙三宝功德之力。众僧威神之力故。若未来世。一切佛弟子。亦应奉盂兰盆。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可为尔否。

 

以下为流通分。我的母亲,得蒙三宝慈力,众僧威神力而离苦得乐,未来之佛弟子,是不是也可以修盂兰盆供,救度他现世父母乃至过去七世父母?

 

佛言大善快问。我正欲说。汝今复问。

 

佛赞美目连:太好了!下契群机故曰大善,上契圣心故曰快,佛正想说,而目连即问,正与佛心相契,故曰快问。

 

善男子。若比丘比丘尼。国王太子。大臣宰相。三公百官。万民庶人。行慈孝者。皆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过去七世父母。于七月十五日。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饮食安盂兰盆中。施十方自恣僧。

 

若出家之比丘、比丘尼二众,国之君王、储君,朝中文武大臣、丞相。三公,周朝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西汉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东汉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朝代不同,名称亦异。百官即文武百官。万民庶民即老百姓。上至国王下至万民,行慈孝者,不分在家出家,人皆有父母,不修孝慈非佛弟子,亦非人类。都应该在七月十五日这天,佛欢喜日,佛本在禅定中,无所谓欢喜不欢喜,然众生离苦得乐,佛当然欢喜。僧自恣日,互相忏悔举发己过,道行增上,以各式美好饭食安盂兰盆中,布施十方自恣僧修福。言百味,完全要用素食,不可用荤腥,鸡鸭鱼肉。如若杀生非但无福可求,依因果律讲,尚要还报。

 

愿使现在父母。寿命百年。无病吾一切苦恼之患。乃至七世父母。离饿鬼苦。生人天中。福乐无极。

 

愿、发愿,信心坚定,信佛菩萨有力量可以超度我父母,然后你自己发愿或者受施者为你发愿,愿力无边祈求现在父母无病无苦,乃至过去父母远离饿鬼苦,生人天中。脱离了三途,人天为证圣果之阶梯,不可能在三途中直接就成佛了。人间苦乐参半,易发道心,修福要在人间,故应身佛示现人间(报身佛在色界天),有福报幸福快乐,若到了人间不修,将来仍要堕落。三途太苦,生天只图眼前享受,亦不能修,故人中最易修行,生活安定后再进修佛道。

 

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常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当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佛弟子包括了在家出家四众弟子,修孝顺者,作儿女的忆念父母,应当如同父母之忆念儿女。作父母的二六时中没有不忆念子女的,而儿女每有困难时才想到父母的帮助。如果我们能念念观心(用心观),以法供养(否则一天哭到晚没有用),每一年的七月十五日,教修事供,不得执理而废事。不要以为心中修理供即可,何必花钱买东西来供佛及僧,光有法供无事供不行,盖事与理必相配乃可。常以孝顺之心来忆念父母之慈爱。孔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至其意,养则至其乐,病则至其忧,丧则至其哀,祭则至其严,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儒家尚如此,何况我们佛弟子呢?‘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父母得生净土证圣果,才是真正之大孝。或者以为,我七月十五日作盂兰盆供佛及僧,我的父母应该是已经超生了,现在父母应该离苦得乐了,何必要年年如此呢?当知未度者令得度,已度者令增胜,方名孝子,始曰报恩。盂兰盆会,或于佛寺供养,或近处无寺庙作法会,在自己佛堂陈设美味素食供佛,然后请高僧来供养,在受供之前,也一样的会为你修观咒愿。父母对我们的恩德无穷无尽,为人子女者,孝慈之心,亦应无尽也。

 

若一切佛弟子。应当奉持是法。

 

盂兰盆制度既为佛所制定,为佛弟子者,自当如法奉行。包括所有一切佛徒。究实言之,不分在家出家,信佛与否皆不能忘本。如若忘本,一切不足言矣。故行孝道,就应当奉行盂兰盆法会。

 

时目连比丘。四辈弟子。欢喜奉行。

 

目连比丘是盂兰盆的发起众,也是当机众。四辈弟子包括发起众、当机众、影响众、结缘众。十方诸大菩萨为影响众,十地菩萨大人,权现比丘,山间禅定,树下经行,六通自在,教化声缘等为结缘众。能说之人——佛,所说之法——盂兰盆,所得利益——离苦得乐,皆清净故欢喜。依教奉行,信受实践。

 

本经表面看来,为世间孝道,其实乃为出世间之大孝道,叫你离苦得乐,证无生忍,四辈弟子已经包括了十地大人,岂仅人天小乘而已!亦即应由世间小乘而进修大乘,弹呵小乘我空之不究竟,推广为法空之菩萨果,普供养而慈孝,念念中修理供养,法供养,观心,年年七月十五日供佛斋僧,因为僧宝是续佛慧命的,供养清净福田僧,即等于供养佛法僧三宝。供养三宝的福田求什么皆可发愿,愿与行相配合,相信十方三宝功德无量,能度众生超苦海,含有秘密、不定两种深义在内。

 

言七月十五日,通以阴历为准,如佛诞四月初八,亦用阴历。佛教很少肯定的指定时间,为恐后代起诤论,故以解夏节之日为准。世俗以为七月十五日这天开鬼门关,鬼门无所谓开,也无所关,以十法界言,鬼有鬼道,且人死了不一定作鬼,如果人人作鬼,鬼道亦有盈满之患。生天,下地狱,或成佛,作菩萨,或再转生为人,皆视其生时造因而定。如因中修十善,来生应该生天,因中悭贪,自然作饿鬼,因果通于三世,如果把你的祖先都当作鬼来看待,就抹杀了他为善的一面,反之以为死后堕落恶道,亦非人子应有之心理。唯有在三宝之前求佛菩萨加被,已堕落者令超生,已度脱者令莲品增上,福乐无极。

 

如若杀生祭祀,罪过记在他身上,非但不是孝子,反成忤逆子。如已经堕饿鬼道者,希望后代子孙来救他,你不但不救他,反丢一块大石头打他,怎能算孝子?拿杀猪宰羊拜拜的方式,是不合理的,用香花水果,甘美素食,求佛菩萨加注,三业清净,大家一致的回向,这才是正信之佛子应有的孝行。

 

除了供养三宝外,余皆非正行。国人慎终追远,喜欢烧纸箔、库钱给祖先,与佛教元无相涉,可说没有用。汉祀葬者有瘗钱,用钱而陪葬。佛祖统纪:唐明皇(玄宗)第三个儿子,即唐肃宗,未即位前为祭祀官,认为用金钱陪葬是一种浪费,改以纸作成金、银。故知唐以前不用纸钱,自此上行下效。岂有我们烧一张纸,他就能当钱用?烧往生纸者,更是罪过,纸上印的往生咒,念往生咒,亡灵当然可以得益,如果不身体力行,口念心观,三业相应,三藏十二部都烧了亦没有用。叫人不烧纸钱亦不易,唯一补救的方法,是叫他烧一个锡泊纸钱,念一遍往生咒,或念佛名,称菩萨圣号,仗佛号咒语的力量才有用,否则实在应该免除了。佛弟子对此应该有所了解才是。生前尚且无洋房、轿车可享受,难道死了用纸糊一个洋房、轿车,他就可用了吗?孝诚可感,不能说不对,但重要的须仰仗佛菩萨之力,否则超不了作用。